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资料报刊大全 > 贾森基德 >

寻找除科比贾巴尔外性格孤僻的球星。

归档日期:09-03       文本归类:贾森基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一定要性格孤僻,也可以是备受外界批评,却用实力一次次默默还击的人,像贾巴尔那样,生涯一直被外界批评,直到晚年才被人承认,最后却是NBA迄今为止的总得分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AI啊,阿伦·埃泽尔·艾弗森,可能是篮球场上最矮的巨人,当他第一次踏上NBA赛场的地板时,他听到的不是鼓励,而是怀疑。每个人在打量他的身材后,都告诉他:“你最终的目标就是每场得10分和5次助攻,因为你只有1.83米,你永远无法主宰这里。”但这不是艾弗森的目标,篮球对于这个出身弗吉尼亚贫民窟的小矮子而言,不仅仅是摆脱一个阶级的手段,她代表了一个虔诚的黑人天主教徒的全部信仰和价值观。 也许出身阶级不是影响一个人性格和命运的决定性因素,但对于像艾弗森这样的赤贫阶层而言,他们其实只有两个选择——反抗或死亡。 他的整个童年回忆仅仅是污水和母亲的微笑 跟很多美国黑人一样,艾弗森来自一个单亲家庭,他的母亲安妮在15岁时就生下了艾弗森,安妮从来没有结过婚,这意味着艾弗森和他的两个妹妹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过公平的社会待遇。艾弗森的生父在艾弗森的一生中没有过任何意义,他在艾弗森出世前一直居住在康涅狄格州,他没有为艾弗森的生活支付过一美分,直到去年他因谋杀自己的女友而入狱,他与艾弗森仅仅见过三次面。 艾弗森整个童年的回忆可能仅仅是污水和母亲的微笑,艾弗森当时居住在弗吉尼亚州汉普顿的排污管道上,排污管经常爆裂,使艾弗森一家被整个城市的污水完全淹没。污水退去后的恶臭可以在他家弥漫数周之久,这使得他的两个妹妹经常生病,安妮一天工作18个小时尚不能维持这个家庭的正常开销,他们经常因欠费而被停止水电供应,于是艾弗森生病的妹妹永远无法得到合理的治疗,他们一家要面临的不仅是温饱,而是最基本的生存可能,但安妮无时无刻不在用各种方法使这个家庭充满快乐和友爱,艾弗森多年以后评价自己母亲时说:“她做到了她能做到的一切!” 安妮的男友迈克尔·弗里曼是艾弗森实际意义上的父亲,他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1991年的一次车祸使弗里曼失业了,为了维持这个近于崩溃的家庭,不顾一切的弗里曼开始贩毒,直到今天他仍然被关押在弗吉尼亚新港监狱——艾弗森在1993年曾在这个监狱里呆了4个月。没有人认为贩毒是可以宽恕的,但弗里曼在法庭上的陈词诉说了美国底层黑人的生活现状,“我没有买过卡迪拉克和钻石,我仅仅支付了我该付的账单。”这张账单肯定包括还没有开始用篮球挣钱的艾弗森。艾弗森始终为自己正在服刑的父亲感到骄傲,“他没有抢劫过任何人,他仅仅是竭尽全力地喂养他的家庭。你永远无 法想象他是多么热爱他的家,如果他从监狱出来发现这个家只剩他一个人,他会立刻杀死自己。” 艾弗森在1996年曾去监狱里看望弗里曼,当发现弗里曼的衣服和鞋已破烂不堪时,艾弗森立刻脱下自己的篮球鞋交给弗里曼。那一天,艾弗森光着脚走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母亲大哭一场。 艾弗森在回忆自己童年时说:“回到家,没有电,没有食物,有时没有水,有时会有水,但绝不会有热水。房间永远散发着腐烂的味道,墙壁潮湿得发霉,但我不觉得那是地狱,只要看到母亲微笑着走过来,我相信天堂也不过如此。”——大多数NBA球员都和艾弗森的情况相似,对于他们而言,逃离底层的唯一筹码只有上帝赐予他们的篮球天赋。 感谢上帝、母亲和托尼,他们使艾弗森成为“答案” 安妮绝对是最早发现艾弗森篮球才华的人,她总在艾弗森企图退缩时说:“你必须为篮球付出一切,这是唯一能改变你生活现状的机会。”这句话在艾弗森以后的职业生涯里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瘦弱的艾弗森在NBA面对所有壮汉时都告诉自己:“这家伙企图剥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企图把我扔回那个建在排污管上的房子里。”这总使他带着怒火去战斗。 10岁时的艾弗森最享受的运动是美式足球,他甚至认为自己有点“娘娘腔”,直到某天他放学回家,安妮把一双用半年积蓄换来的乔丹篮球鞋交给他,并告诉他:“今天你去打篮球。”当时的艾弗森觉得世界崩溃了,他嚎头大哭,但在母亲的坚持下,他来到篮球场,在那里他发现自己美式足球队的战友,渐渐地,他开始学会了享受这项新运动。 除了母亲和一个名叫托尼·克拉克的大孩子外,艾弗森从来没有偶像或榜样。克拉克比艾弗森大7岁,他总是不停地鼓励艾弗森:“ 你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在篮球场上你能击败任何对手。”当时的艾弗森非常喜欢逃课,而且经常溜到克拉克家找他一起游荡,但克拉克总在第一时间通知安妮把艾弗森接回学校,为此艾弗森还一度哭喊着咆哮他,“当时我觉得托尼太不够朋友了,”艾弗森后来回忆说,“不过现在我知道,只有他和母亲一直在关心我,他总是让我不要辜负了上帝给我的篮球才华,感谢上帝,我没有让托尼失望。” 在艾弗森15岁那年,克拉克被自己的女友谋杀了——在艾弗森当时的世界里,谋杀、毒品、抢劫和强奸是生活的一部分。 入狱!他是种族歧视的牺牲品 艾弗森的生活里没有属于阳光的故事,特别是在拥有种族歧视“优良传统”的弗吉尼亚州。关于艾弗森在1993年入狱的经历,直到今天依然影响着全联盟对他的看法,当然也影响了他对整个世界的看法。 那是1993年的情人节之夜,一大群黑人小孩拥着17岁的艾弗森到汉普顿保龄球馆,当时的艾弗森已是该市的名人,他刚刚作为圣地高中的四分卫带领校美式足球队夺得了弗吉尼亚高中冠军,同时他还带领校篮球队获得同样的荣誉。可以想象,一群来自贫民窟的黑小孩是多么以艾弗森为荣,他们在保龄球馆大声喧哗,在一些白人小孩多次劝阻无效的情况下,一场关于种族的战争已经无可避免了。 艾弗森

本文链接:http://latoronto.com/jiasenjide/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