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资料报刊大全 > 贾楠 >

中国信息报两会特稿:不唯GDP 以什么论英雄

归档日期:09-07       文本归类:贾楠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总书记最近强调,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排名比高低、论英雄了。此前,中组部也发出通知,强调不能简单地把经济增长速度与领导干部的德能勤绩廉划等号,将其作为干部提拔任用,或作为末位淘汰等的依据。不唯GDP,我们又该以什么论英雄?成为今年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之一。

  GDP(国内生产总值),作为衡量一国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对GDP的不懈追求,增加了政府税收,提高了百姓收入,提升了综合国力。GDP至上,一度成为我国很多地方政府的经验之谈。然而,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盲目片面追求GDP,甚至将GDP作为干部考核的“牛鼻子”,不顾实际,大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导致环境不断恶化,民众利益受损,党群干群关系紧张,大大降低了百姓的社会幸福感,地方发展误入歧途。

  今年“两会”召开前夕,全国22个省份积极响应中央所倡导的科学的发展观和政绩观,主动下调GDP增长目标,不唯GDP论英雄。各地“换挡减速”,旨在提质增效。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日前在做客人民网“两会e客厅”时强调,不唯GDP论英雄,不是否定GDP,而是不能搞GDP崇拜。相反,不唯GDP,促使我们研究建立一个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格局相适应的、科学的、完整的指标体系。“GDP只是反映了生产的成果,而其中一些资源的消耗、效率的损失,甚至包括地方政府负债等都并没有加以核算。只有科学核算这些‘减损’,才能比较客观地衡量一个地区、一个社会、一个经济体的全面发展的情况。”他说。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家厉以宁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GDP这个指标是重要的,但不是压倒一切的,更不能代替其他指标。“对GDP,我们应该有正确的认识。第一,要重视GDP的增长质量,而不仅仅是增速。第二,要注意GDP产生过程中所带来的对环境的破坏,以及恢复、治理环境所需要付出的成本。第三,GDP是个总量指标,它不能反映经济结构的状况。”厉以宁说,GDP的计算方法也有很多争论。比如说,是不是把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作为附属。如果不重视这几点,将来资源越来越枯竭,环境越来越差,这样的发展导向不符合GDP的本义。

  “不唯GDP论英雄,抓住了问题导向,体现了中央所倡导的科学的发展观和政绩观。”全国人大代表、湖北仙桃市委书记冯云乔认为,这表明中央决心摒弃过去单纯追求高速度、粗放型的发展模式,重视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发展。

  “唯GDP论英雄,具有明显的局限性。”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解释说,GDP核算是经济学、统计学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方法,但是它也有明显的局限性。第一,它不能表述出为了获得GDP所付出的代价,不能表述经济增长方式。比如,产生GDP过程中资源、能源的消耗,以及对环境损害的计算,等等。第二,它不能表述收入分配的情况。GDP总量虽然增加了,但是收入分配可能不公平,甚至差距越拉越大。第三,它不能表述所有的劳动。比如阿姨在幼儿园照顾孩子创造GDP,但是回家照顾自己的孩子她就不创造GDP。因为GDP的计算只能是通过货币交换的劳动才能形成GDP。

  不少代表委员认为,GDP作为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程度的重要标志,其本身并无“原罪”。而且,要综合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目前还没有其他指标可以取代GDP。

  “不唯GDP论英雄”,成为上上下下的共识。下一步的关键,在于把共识化为切实的行动!

  “不唯GDP论英雄,关键在这个‘唯’字!”冯云乔认为,不唯GDP论,并非不要GDP。当前我国还处在发展阶段,仍要“坚持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要确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GDP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经济增速就不能低于一定的底线。“没有GDP的增长,解决民生问题只能是纸上谈兵。”他强调,重要的是,要赋予GDP更多的民生为本的理念,科学发展的内涵。在强调GDP增量的同时,更多地注重GDP的结构、质量和效益,把更多资源和精力投向社会民生、生态环境等领域。

  “今后,一个地方的发展成果和政府官员政绩考核评价体系中,GDP考核必然还会占据一定权重。但能否考虑增加更多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的考核内容?譬如推行绿色GDP?”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陈世强建议。

  “所谓绿色GDP,是指用以衡量各国扣除自然资产损失后新创造的真实国民财富的总量核算指标。”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农业厅副厅长吴鸿解释说,简单地讲,就是从现行统计的GDP中,扣除由于环境污染、自然资源退化等因素引起的经济损失成本,从而得出真实的国民财富总量。

  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市市长唐良智表示:“我们对高质量的GDP,民生绿色GDP,能搞多快搞多快,对粗放的GDP,不能给老百姓带来实惠的GDP,坚决不要!”

  就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河北省唐山市开滦(集团)化工有限公司的乳化炸药生产线人失踪。“河北绝不要带血的GDP,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决心!”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强调,这个事故对河北是一个严重的教训,下一步河北要严格贯彻落实总书记、总理关于安全生产的重要指示。

  “任何时候都不能要‘带血’的GDP!要着力完善生产安全、交通安全、食品药品安全、治安安全防控机制!”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晓东表示,湖北是大江、大湖、大库之省,肩负着南水北调的重要使命,必须建立生态红线,坚持绿色发展,坚决向污染宣战。

  “我们仙桃市经济总量‘块头小’,市场主体不多,‘底盘’不大,但是我们不会为了发展而发展,绝不搞粗放投资,绝不上高耗能高污染项目。结合我市资源特点,我们坚持‘竞进升级’的发展方向,实施农业‘质效升级’、工业‘转型升级’,城市建设‘上档升级’战略。”冯云乔介绍说,仙桃市侧重增加就业,注重改善民生,建设宜居、文明城市。

  “不要带血的GDP!”“不要带毒的GDP!”“不要带霾的GDP!”成为今年两会代表委员的共同呼声。

  “目前政绩考核体系的主要问题是,过分追求GDP等经济发展指标,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社会公平、生活质量、生态环境等以民生为导向的社会发展指标。”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委员范柏乃表示,这直接导致环境污染严重、能源资源利用效率低、产业技术层次低等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中央副主席蔡威建议,国家应提高主要污染物减排指标在政府绩效考核中的权重,增加约束性指标如大气颗粒物污染指标。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以经济数据和经济指标论英雄,在一些地区环境质量未被列入政绩考核指标体系。同时由于没有实行绿色GDP核算体系,经济增长数据中未计提环境代价,因而留下了巨大的环境治理欠账。”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建议,建立健全将环境质量纳入政绩考核的制度保障,实行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由上级政府和环保部门制定合理环保目标,向下逐级分解,将目标完成情况,作为对下级政府官员的考核内容。建议对在任期间环境质量无改善甚至恶化的官员一票否决。同时,实施绿色GDP核算体系,评估地方经济发展的环境代价和经济增长质量。以传统GDP数据和绿色GDP数据之差衡量地方经济增长的环境成本,作为实行行政保障措施的重要参考指标。“考核结果要向社会公开。”

  “要让GDP考核有更多的民生温度!”吴鸿委员呼吁:“当务之急是改革现行干部政绩考核制度和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把‘指挥棒’先调整好,只有考核导向明确了,才能逐步杜绝‘唯GDP论英雄’现象。”

  代表委员普遍认为,当前我国政绩考核体系的最大缺陷在于考核和评价主体单一,干部考核的“牛鼻子”仍是以GDP论英雄。当官员升迁与GDP挂钩时,下级官员唯有拿出好看的GDP数据,才能打通自己的升迁之路。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表示,地方工作的同志过去谈及GDP、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财政收入等指标,往往津津乐道。但是对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城乡居民收入、CPI、节能环保、人口自然增长率这样一些民生指标,却往往记不住、说不清。这反映了我们在政绩观、发展观上的极大偏差。

  “改进领导干部的考核方法,应既看发展又看基础,既看显绩又看潜绩。政府应专注做好打基础、利长远的事情,比如提高人力资源素质、培育中小企业、促进技术创新等。与追求短期GDP高增速相比,这才是更有质量的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济宁市市长梅永红呼吁。

  “政绩考核要突出科学发展导向。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年度考核、目标责任考核、绩效考核、任职考察、换届考察以及其他考核考察,要看全面工作,看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的实际成效,看解决自身发展中突出矛盾和问题的成效。”全国政协委员陈建国认为,要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层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职责要求,设置各有侧重、各有特色的考核指标,把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社会和谐进步、文化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党的建设等作为考核评价的重要内容。强化约束性指标考核,加大资源消耗、环境保护、消化产能过剩、安全生产等指标的权重。更加重视科技创新、教育文化、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的考核。

  “政绩考核要更多地体现民意评价,让更多的百姓参与,促使领导干部更加重视民生问题。”吴鸿认为,要使政绩考核更加科学合理、更有效果,必须实现两大转变:从单一考核向综合考核转变,从自上而下向协同考核转变,尤其要重视社会公众的反映和呼声。

  一些来自地方的代表委员呼吁,中央应鼓励各地根据自身发展定位和产业规划,构建科学的政绩评估指标,淡化GDP总量和增长率等指标。只有彻底改变唯GDP论英雄的考核机制,才能促使地方政府在考虑城市规划和产业发展时,考虑得更全面、更长远。

  “能否对限制开发区域不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这成为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代表委员的共同呼声。“即便要考核,也要对限制开发的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分别实行农业优先和生态保护优先的绩效评价,而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工业等指标。对禁止开发的重点生态功能区,全面评价自然文化资源原真性和完整性保护情况。对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取消地区生产总值考核,重点考核扶贫开发成效。”

  “为了守住青山绿水,海南今年将研究实施生态核心区市县不再考核GDP,更多考核民生、老百姓收入等指标,海南的生态核心区将限制开发、禁止开发。”全国人大代表、海南省发改委主任林回福介绍。

  地方政府债务成为不少地方发展之痛。不少代表委员建议,要把政府负债作为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强化任期内举债情况的考核、审计和责任追究,防止急于求成,以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更要把是否存在“新官不理旧账”、“吃子孙饭”等问题作为考核评价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履职尽责的重要内容。

  代表委员的共识是,要加强对政绩的综合分析。既看发展成果,又看发展成本与代价;既注重考核显绩,更注重考核打基础、利长远的潜绩;既考核尽力而为,又考核量力而行,防止和纠正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特别是在选人用人上,尤其是要避免简单地把经济增长速度与干部的德能勤绩廉划等号。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要求,要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在考核体系中除经济增长指标外,要加大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产能过剩、科技创新、安全生产、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以反映发展的速度与质量、效益和可持续性的统一。同时,要突出以人为本,更加重视劳动就业、居民收入、社会保障、人民健康状况,切实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质量的改善作为政府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发展成果和政绩考核评价体系决定着各级政府的行为导向,对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结构调整、促进科学发展关系重大。

  “政绩评估体系就像一根‘指挥棒’,会直接影响广大干部的政绩观。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重视什么,百姓呼声需要什么,就应该把什么纳入考核体系。”吴鸿建议,考核体系应该增加“水环境质量、空气环境质量、生态环境指数状况”等内容。

  “转变政绩观,关键要有科学完善细化的考核指标体系,用制度约束干部转变理念,防止说空话。”全国人大代表廖仁斌表示。

  “为了弥补仅仅依靠GDP衡量国家经济发展状况的不足,中国统计学会早在2011年就首次发布了‘综合发展指数’,在此基础上修改完善,推出了‘地区发展与民生指数’评价指标体系,包括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社会发展、生态建设、科技创新、公众评价六大方面42项指标。”据全国政协常委、国家统计局副局长徐一帆介绍,这些指标可以比较全面真实客观地反映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此外,国家统计局还将加快建立国家统一的经济核算制度,推进统计制度和方法创新,完善国民经济核算制度方法,合理设立和调整统计指标体系,建立健全统计数据信息共享机制,为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创造基础条件。

  曾担任过两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建议,政绩考核要“五业并举”,即以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五大事业协同发展来论“科学发展”的英雄。在政治事业上,要做到清明、廉洁,民众安居乐业,满意度提高。在社会事业上,要做到“尽力而为”、“量力而行”,社会保障不仅要达到国家的基本最低要求,还要鼓励超出国家要求,让民众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在生态事业上,要有效地促进空气、水体、土壤等质量的不断提高。在文化事业上,把民众追求丰富多彩、健康向上的文化生活作为目标。最后才是经济发展指标的考核。真正做到了以上四个方面的和谐发展,经济发展也就不难了。“经济发展要走和谐、廉洁、绿色、永续的人间正道!开着宝马,呼吸着肮脏的空气,又怎么笑得出来?”叶青说。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司长贾楠就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中科技创新指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我国的发展模式要从要素驱动转变到创新驱动,建成创新型国家,必须要重视科学技术研究与发展,因为科学技术是各国竞争和国力强弱的核心。目前,我国科技统计的R&D经费投入就是评价国家科技实力和科技发展水平的首选指标,长期以来已为世界各国和重要国际组织普遍采用。但对是否能将R&D经费投入作为考核地方的指标,她提出不同看法:我国的科技资源分布并不均衡,尤其是拥有着高端研发优质科技资源的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科院系统的研究院所,主要集中在几个城市,北京、上海、武汉、广州等城市就拥有中科院系统研究所近百个,而中西部地区却一个也没有。因此,建议国家和各地区在改进和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时,应当更多地考虑各地区的功能特点,因地制宜地确定发展目标,决不能将国家目标简单分解。

本文链接:http://latoronto.com/jianan/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