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正版资料报刊大全 > 贾楠 >

说几个你认为优秀的民谣音乐人?

归档日期:08-13       文本归类:贾楠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这里我们要说一下李健,其实李健单飞之后,歌唱事业已经到了低谷,八年来似乎已经从大部分人的脑海里渐渐淡忘。但是就是这低谷的8年里,李健从未忘记自己的梦想。他说过一句话“有时坚持就是一种无路可退,就像大地不能停止开放花蕊”。或许正是这句话让单飞后的他依然意气风发。直到2010年的春晚,王菲在舞台上,把李健创作的《传奇》一曲唱红。随后的李健一发不可收拾。他的嗓音干净、空灵、清澈,悲伤时聆听是疗伤,快乐时聆听是幸福。他好多值得我们都市人去沉下心聆听的歌曲,比方:《贝加尔湖畔》、《向往》、《绽放》、《传奇》。他像是一个诗人,于是听李健的那些时光:诗、民谣、书自然而然会集合在一起,让人文艺又清新。

  好吧,这个宋胖子的董小姐也所谓家喻户晓。去年韩国艺人IU的一首《斑马》又让宋胖子回到了微博热搜状态。对于宋胖子的各种爱源自于那年国庆,第一次听宋冬野,也就是那几天,某人在传说中四季如春的城市给我表白。没错,我就是那些年没有人追的女孩儿。面对这样隔着空间和距离的好感,回想着列车上短短的相见,顿时六神无主。没有答应,却默默地心花怒放。后来宋冬野听多了,老宋嗓音里的漂泊和感伤带着一种让人沉沦又治愈的气质。特别推荐《斑马, 斑马》。那首《梦遗少年》有点污,可是仔细听来还是很有故事的。

  对于朴树,还停留在那首炙手可热的《NEW BOY》,老怀表、旧皮鞋、未来牌香烟、奔腾电脑、新衣服、新发型,积极向上的旋律,对未来的憧憬,轻松的旋律,能想到那个年代简单如轻风吹过般的生活节奏。一晃几年过去,再次惊艳的是那首《生如夏花》,歌词如年少时的梦,一路荆棘,我在这里,不偏不倚,而旋律跃过更像是午后一场大雨过后泥土味儿的风。

  朴树的歌,总能在失落、迷茫、叛逆时的青春期里找到共鸣。不激荡豪迈,不耳目一新,归来亦灿烂,妥帖亦自由,这就是朴树!

  对于逼哥,好吧,我更多的是停留在他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上,我所说的人格魅力,是他公然的和他的音乐版权做一些斗争。当时虾米音乐全部下架了他的歌。

  我听到逼哥的第一首歌是在当时很火爆的音乐网站ST上的《梵高先生》。那首歌曲陪伴着我大学里每个失眠的夜晚,每听一次就会感受到一次城市游吟诗人的孤独和无助,当然那个时候我的心也逐渐被治愈。后来的《天空之城》又让我看到了他内心的一些希望和憧憬。去年和当时的虾米音乐CEO南瓜在新浪微博做过一次公开微访谈,当然那个时候的版权问题已经解决,虾米也全部上架。从他的言语之中,我看出逼哥这个人还是很好相处的,所谓真性情,不过如此了吧。之后他的歌《这个世界会好吗2015》发布,歌曲里李志和妈妈的交谈是一个自问自答的过程,把一切伪装略过,抚摸内心的柔软。问题是,李志在呼喊的真的是妈妈么?剥去迷幻,妈妈其实就是一个时代,李志深深依赖的时代,而时光一去不复返。

  一个温柔的女子,仿佛正在站在无人的草原上,闭上细微的眼睛用心歌唱。旁若无人的自语,黑暗里如盛开的曼陀罗花。天气晴朗的时候,阳光湛蓝。

  时隔3年之久,曹班长带着《流浪癖》文艺归来,如她所说“不刻意渺小,不盲目骄傲”。确实,你可以说她这些年低调的不像话,你也可以说她这些年和粉丝们的互动默契到有点反常。美食、自拍、风景,3年的阅历,点点滴滴的故事,惬意的人儿,到哪儿都可以一把吉他浪迹天涯。我想《流浪癖》之所以称作“癖”,大概曹班长如大家一样逃不脱贪玩、随意、善良的本性吧!

  专辑11首歌连在一起像是曹班长这几年经历的不同的故事。《冰川》里的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冷漠至极,即便目光交错也冷得像冰川;她只是一个旅行,没有固定的住所,在每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里静静地看《云的舞蹈》;《城市光阴》的感慨无非是成长的烦恼,逃脱不掉也只有勇敢面对;有时候她和他就像《雨虹》擦肩而过;《当世界只剩下骆驼》行至沙漠带来的灵感,她也希望自己像一只骆驼勇敢的活着;《逃跑去结婚》告诉少女们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只会被遗弃;也只是睡了一刻,时间已经过了三年,《珊瑚》的画面很唯美,物是人非大抵就是这么回事吧;《双色茉莉》里的爱情,随他去流浪的浪漫无以言表;无拘无束的《海鸥》,对爱情和自由的渴望,生活再琐碎也比不上对未来的憧憬;那是我们最好的年纪,敢爱和恨不费吹灰之力,那么就带着《秘密》走到终点;看遍风景,遇到各种人和事,《无名歌》的出现她不再脆弱,不悲不喜,不吵不闹,坐看云起时。

  这是一张充满生活情绪和爱情悲喜的专辑,无论是歌词的隐喻还是编曲的自由,都充分反衬出曹班长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干净,清新。最喜欢的3首歌《冰川》,《云的舞蹈》,《无名歌》,依旧淡淡的吉他婉转融合,曹班长清澈的嗓音里听不出任何嘈杂,安安静静,偶尔搭配的鼓点会把你带到一个愉悦的氛围。这几年她努力过,安静过,绽放过,然而无论何种状态你可以看出,她终究怀揣着不变的心性,淡然并非漠然的看世界。

  但是我们今天着重还是说一些小众的民谣音乐人吧,之所以上部分大段的来评价李健、宋胖子、李志和朴树,是因为这三个实在是学生时代过耳不忘的好声音,于是直到现今为止唯恐没有任何歌手拿出来聘美。

  很多小伙伴未必会熟悉他,其实仔细翻翻他的资料,然后看看模样,或许你们会第一眼跟我一样被眼前这个大叔所倾倒的,而他不仅仅只是歌唱得好,他给人的感觉也是暖暖的,温柔的,甚至一瞬间可以走进内心妥妥安放的。

  他第一次吐出“timing timing time is like a freak”的时候,沉沦就已注定,他呵气一样的声音,含糊的咬字,还有沉沉的声线。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干净的肌肉线条,喉结,还有背光的一张脸的轮廓。他的MV,他的民谣,他有点爷们的吐字方式,都深得我心。他自己作词作曲,自己在家默默录音。他讲到怎么看到喜欢的电影,就随便写成了歌。晨线以西,是旧日的未完待续,昏线以西,是时间再一次的开始。这样的好声音,不用来唱歌,还线.好妹妹乐队

  说到这两个男人真是清新的美不胜收,有人说他们是GAY,可是,可是,他们俩都是直男好不好?哈哈。身边有个同学已经迷恋秦昊到痴迷无比的地步,走他走过的路,赶他的每一场演出。

  听他们的歌完全就是“诗情一般的画,画意一般的诗”。曲风安静,旋律简单,歌词直白,一曲下来,似少年着一身纯白色的衬衫,在阳光渐斜的寒冬里抚摸着那一根根琴弦,低头弹唱。《风又吹走了》中的眷恋,《梦》中的无奈,《八月午后》中的情深,还有《请你给我多一点温柔》里的美好。一遍循环下来,歌词部分依旧是少年对爱情的浅唱与渴望。

  秦昊和张小厚,一个自由插画师,一个建筑设计师,从《春生》到《西窗》,从小小的live house到北京工人体育馆。四年时间,安静地伫立在民谣的十字路口,收起青春的张扬和年少的轻狂,从容淡定。听好妹妹的歌,总能勾起学生时代一个凉夏或者一个冷冬的回忆 ,或者为了梦想而四处奔波,或者为了生活而远走他乡,或者为某个人而系上围裙,还有那教会我们不必为世俗所累的爱情。很高兴,《西窗》他们又做到了。时光很静,有那么一丝的清新,文艺却又温暖人心,淡淡地,很惬意。

  专辑《孤岛》大部分的歌曲都听过不下10遍,每一次听都会有不同的领悟。比方《最后一次看不见那些人老去》,初听的感觉是一个男人抱着吉他,唱他的爱情故事,再次听,却发现原来是摇晃中的不是爱情而是对生活的厌倦;比方《棺木》,初听是闪现姑娘离去的画面,再听回忆起爱情的幻灭,间接告诉你要收敛悲伤;比方《海咪咪小姐》,含蓄的歌词,初听毫无节操,再听无非还是觉得这世界不是特别好;比方《南山南》,有人说这是一首炫耀北方有暖气的歌,也有人说他的风花雪月近似癫狂,但无论歌词带给听众是怎样的诗般感受,吉他传情,终究可以听出马頔气息里的一股老男人的挫败感……最喜欢的一首《时间里》,顾城和北岛的诗句,马頔轻飘忧郁的声线,让人心生绝望,天真浪漫与理想主义,一点一点渲染,而最终只是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专辑里几首歌,将诗人般的灵魂和才情黏合成句,以悲伤爱情为基调,荷尔蒙气息为辅助,慢条斯理将一个个故事娓娓道来。隐喻中的忧伤,无法释怀的切肤之痛,之于爱情满是情意绵绵,悲戚怅惘。天黑的时候,人是会自私的,天一亮,我们就都回来了。没错,每个人都是一座漂泊的孤岛,总是期待遇见那个傲雪,给她一生的心疼和爱怜。正如马頔唱出的爱情是纠结,是彷徨,是不知所措,也是悲欢离合和双鬓斑白的相拥。

  听完专辑,住进我脑海里的马頔一手吉他,抱着姑娘,想着初恋,似孤岛里归来的良人,在若隐若现的逆光里,用背影告诉每个爱过的姑娘:原谅我,对不起。

  差不多初听陈鸿宇的歌曲都会是这首炙手可热的《理想三旬》。低音压的人有一丝喘不过气来,好像那也不大影响试听的热乎劲。主要是人帅气,说话声音有特有磁性,所以逐渐交流的多了,也特别喜欢这个来自内蒙古的大男孩了。还有一首《霓虹深处》,相反这首新歌在旋律上完全改变了之前着重低音的效果,所以任凭歌手如何演绎,给人始终带劲的氛围。鼓点声很赞,当然陈鸿宇现在唱歌也没有当初那份小心翼翼了,特别放的开,点赞。

  但是说到陈鸿宇的歌曲,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作词人唐映枫。他写的歌词,作为民谣歌曲来说,可能唱得好的比比皆是,然而细看歌词确又不敢苟同,然而陈鸿宇的歌曲自从唐映枫加入,瞬间就变得格外有灵气和生机。

  来自北京的马雨阳,腼腆的个性,却为人直白而坦诚。他的音域很辽阔,初听仿佛是一个大男孩在自言自语,温柔之间尽是沉凝,再听,淡淡的忧伤席卷而来。如同他所说,时光不停流逝会让我疯狂,也让我更坚强。他有很多不错的歌曲,比方《雪后晨早》、《男子汉不哭》、《摩托车带我出京》。

  清华毕业的冯佳界,说起他好像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今天主要还是推荐一下他的歌吧。他的歌曲多半是写实性的,比方雷鸣老师笔下的《心理罪》就成了他写歌的素材,而他却又不会引用小说里任何一段对白或者桥段,所有歌词都源自于他内心的想法,以及对社会的认知。

  推荐曲目《城市之光》、《暗河》。他的嗓音有些深沉,还有淡淡的沧桑味,听久了你会觉得这个才华横溢的男生确实做到了如小说中方木那般敏锐的嗅觉和发达的头脑。在美国深造的他,大多数的时候除了研究课题还是把大部分时间用在了音乐上。

  好吧,说完,这里来说一下为什么这三个男人会一起。首先他们全部都是众乐纪(城市民谣合辑)的领头羊。陈鸿宇为创始人,马雨阳为总监,而冯佳界因为身处异国只能在暑假的时候回来参与巡演。同时近期还有部分优秀的音乐人加入了众乐纪当中,比方周北树,还有我上面所说的作词人唐映枫。而我在众乐纪里负责吃喝玩乐!!

  另外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杭州的小伙伴,陈鸿宇和马雨阳搭车全国巡演4.14晚上会在酒球会和大家见面,当然我也在,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一起去看看。我不介意你们摸一把陈鸿宇,哈哈哈!!~

  喜欢陈粒终归还是她的音乐,细腻、沧桑、悲悯的作词、走心的旋律,更重要的是她唱腔里的温度和拿捏随时可以脑补王菲、莫文蔚、张悬等,而细听陈粒,她确实又是将这三者的声线贯穿其中。关于她的出柜,关于她的逗比,关于她在微博上的各种传闻,对我来说没影响也不在意,毕竟有这么一个为了音乐踏踏实实的姑娘时不时出来对着你唱“我变成荒凉的景象 变成无所谓的模样 变成透明的高墙 没能变成你”就有一种无法抗拒她能量的冲动。但是确切的说她蹿红的速度还是令我有点目瞪口呆!

  我会注意到她,完全是因为她用古典吉他弹了《don’t cry》。我曾经非常喜欢的经典摇滚歌曲,她弹得很柔,我却依然爱。作为一个清新范声控,后来第一次听到花粥唱《小相思》,确实没有什么抵抗力。声音清澈,慢调私语,像夏天最后一抹阳光。我们醉在吉他里,听着喜欢的歌曲,看着帅哥走过,聊聊天,领家姑娘的情怀淋漓尽致。但是之后逐渐改变了我的看法,她的世界,她的歌声,还有她那小清新的嗓音,原来都是骗人的。她唱到:我爱的姑娘,有着浑圆的乳房,我要是摸她大屁股,她还骂我流氓。后来想想这又有什么关系,高雅谁不会装,于是还是挺喜欢花粥这个女流氓的,至少她很真实。

  嗓音“又优美又沉静,又清亮又崭新”,被称为“离诗歌最近的声音”。第一次听是某摄影师的配图里的一首《冲绳民谣》,悠扬稳重得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古意,不用听懂日语就能感受到从乐音中浸出的思念绵长。当时以为是日本姑娘的歌,后来他们说她叫程璧,是我朝妹纸。激动的赶紧去翻她的资料。最喜欢《春分的夜》,《给少年的歌》及《梅雨》。

  好吧,有一瞬间为他的《北方女王》而感动。于是后来听到的《咬之歌》、《他姐的》,越来越污,脑子里想这个男人一定很放荡亦或者很像一个痞子吧,反正是那种毁三观的男人。这类毁三观的男人要么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要么活在音乐的意淫境界里,无法做出格的事情,只有借助音乐来一步步发泄。但是后来看了他去云南偏远山区的学校的一场演出,还有各场演出视频,亦或者音乐圈子里大家对他的评价猛然改变了我的看法。他低调、谦和、认真,他的音乐你仔细听,会有隐约的伤悲,还有我们不曾发现的故事。再回去听《咬之歌》 ,你会觉得这些歌词里所阐述的不仅仅只是字面的东西,更多的是直白、潇洒和敏感。但我始终不知道他在悲伤什么?还有他未讲述完的故事里还会有什么人和物没有被我们发现。

  校园民谣就是用校园里发生的事情来创作的歌曲。狭义的定义就是为青春留下一个记忆,留下一份纪念。因为每个人都有过校园生活,这也是创作校园民谣的初衷。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 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初听这些歌已是很多年前,那时的回忆在旋律中像电影般慢慢回放。蓝天、单车、草地、男孩、吉他、高考……那个流行卡带的年代,从A面转到B面,翻来覆去可以听上好几个月。那时候的风很清新,阳光很温暖,人也是异常单纯。还有校园的梧桐树,水泥路,门卫大爷,记得每次去食堂打饭,广播室播放的正是这首《同桌的你》。然而转眼好多年过去,像老狼的一些早期作品《虎口脱险》、《恋恋风尘》依然被一种淡淡地安逸所拥抱。

  无可厚非,应该是从那首歌开始,我喜欢上民谣。老狼、高晓松、沈庆、郁冬、叶蓓、赵节、艾静,还有后来的贾楠、朴树、小柯、水木年华,他们的声音和诗一样的民谣歌词,都曾丰富过我的青春。

  还有一些我喜欢的民谣歌手,比方:胡德夫、张悬、雷光夏、罗大佑、黄小桢、黄玠、陈绮贞、邵夷贝等等。

  最后引用一段话:“如果马頔不认识舒傲寒,董小姐也没牵宋冬野的手,赵雷没去过南方,尧十三错过了他的北方女王,李志没有遇到港岛妹妹,花粥错过了良人,祝星一开始就很爱陈粒。民谣还只是小众音乐,你还是面不改色生活,没有因此变一丝一毫。所以,明天该来的还会来,只不过是多听了几个人的故事多动了几次心。”

本文链接:http://latoronto.com/jianan/526.html